赋予生命(瞿军)

摘要:那是几年前仲夏的一个上午,我和几个朋友相约,到北川石椅羌寨度假。

赋予生命

文化信使/瞿军(四川) 编辑/昕晨

  那是几年前仲夏的一个上午,我和几个朋友相约,到北川石椅羌寨度假。

  车行至石椅羌寨一户王姓人家门前,朋友老贾出来迎接。安排好午餐菜肴之后,稍稍寒暄一阵,几个朋友迫不及待摆开了战场斗地主。暖暖的阳光,斑驳地从院子里的枇杷树间洒落一地。

  一是本不好此玩法,二是他们四人刚好凑够角子,我是多出来的看客。于是,便跟朋友们招呼了一声,独自顺着通往山顶的小路溜达。呼吸着山间的清新空气,欣赏着路边的格桑花、石竹和色彩不同的大丽菊,遥望远处重峦叠嶂的山色,心旷神怡。边走边拍着一路的风景。

  走了大约有半里多路,在路边一处农家小院里,堆放着的一堆枯树桩头,吸引了我的视线。走进小院,守院的一只小狗冲我直吠,引出了农家主人,一位年约六十的老人。他见我站定在那堆枯木前,和善地跟我打了个招呼:“那都是山上挖的树根,留着冬天烤火用的,你看它干什么?”我向老人迎面一笑,说是到下面农家乐玩的客人,散步到此,被这堆枯树桩吸引,随便看看。老人又说:“有什么好看的哟,都是些废柴禾。”

  这时,我被枯树堆中一个桩头吸引,便问老人:“我可以翻翻嘛?”老人呵呵一笑说:“随便你翻。”我弯腰努力掀开压在那个树桩上的两条大树根,老人也伸手帮忙,忙活了一阵,将那个树桩翻找出来。放到一旁后,我又仔细地看了一番,心中惊喜:真是一个天然根雕!无须加工,已成自然的山水形状。

  此时,我已知道老人姓刘,于是问道:“刘叔,可以把它卖给我吗?”刘叔又是呵呵一笑:“卖什么卖哟,山上挖的,又不值钱。反正用作柴禾,只要你喜欢,拿去就行了。你们是远方来客,我们羌寨人,喜欢有朋友来,还能收你钱?”

  谢过老人,我将这块重约二十多斤的树根扛在肩上,走回朋友所在的农家乐。

  几个朋友玩得正欢,见我满头大汗扛着一个树根回来,都忍不住打趣我:“走了半天,扛了块宝贝树根回来。你累不累哟?”放下树根,有个朋友仔细看了一番,说:“真是个天然好桩头。回去配个好盆,直接放上还真不错。”

  回到绵阳后,第二天便迫不及待,去花鸟市场买了个青花大盆,好马配好鞍。桩头无须打磨,只将底部锯平,直接安放在盆里。后来,我又寻了些适合室内生长的植物栽在树桩中。在我精心照料下,也蓬蓬勃勃生长开来。

  许多来过我家的朋友,见到这个放在客厅里的桩头盆景,都称赞说太漂亮了。

  这以后的几年,每逄有机会去乡下农家乐玩时,我都用心寻找。只可惜再也没有遇到这样的缘份,再也没有找到第二个这样天然成型的桩头了。

小链接

  瞿军,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,居四川绵阳。发表小说、散文及诗歌作品百余篇。著有散文集《心灵的旅行》、小说集《桥头堡》。

好名声网

【本网声明】

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