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夏清凉秘事(马福春)

摘要:进入夏至,就进入了蝶飞蜂舞、“浮瓜沉李”的长夏季节。为了享受长夏中的清凉,人们或躲进房间里吹空调、啃西瓜,或到海边吃海鲜、泡海澡,聚上几个朋友到小饭馆里要几个凉盘,喝上几杯冰镇的啤酒,来个物理降温,再天南地北、海阔天空地侃上一阵,甚是惬意。而沉下心来认真读几本书,也会有“心静自然凉”的切身体会。

长夏清凉秘事

文化信使/马福春(辽宁锦州) 编辑/明月

孙良 摄

  进入夏至,就进入了蝶飞蜂舞、“浮瓜沉李”的长夏季节。为了享受长夏中的清凉,人们或躲进房间里吹空调、啃西瓜,或到海边吃海鲜、泡海澡,聚上几个朋友到小饭馆里要几个凉盘,喝上几杯冰镇的啤酒,来个物理降温,再天南地北、海阔天空地侃上一阵,甚是惬意。而沉下心来认真读几本书,也会有“心静自然凉”的切身体会。尽管人们采用的方法不同,其目的都是为了在炎炎夏日里寻得一丝清凉。

  四十多年前的一个仲夏,十几岁的我为了得到一份酷夏里的清凉却险些丧了命。那时候,我们家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,稍大一点的孩子都要帮助家里做些力所能及的活,包括给家猪薅猪草。那天下午放学后,我挎着菜篮子兴冲冲地离开了家,去城郊外的野地里薅猪草。七月头顶上的太阳像个炽热燃烧的大火球,它把整片云彩都烤化了,烤得没了踪影。蹲在野地上,阳光刺破单薄的背心,我就像一只无助的麻雀被放到了烧烤架上任人肆无忌惮地熏烤着,烤得汗流浃背,烤得背脊火辣辣地疼。我抬头瞪了一眼太阳,它用耀眼的光芒回敬了我。我无奈地抹了一把汗水,将目光聚焦在猪草之上。薅了满满一筐猪草,我直起身来,挎起菜篮子冲着太阳挥了挥手。

  我抄了条近路往家走,径直来到了护城河边。河边有几只青蛙仰着高傲的头,两腮鼓鼓,两眼圆睁,起劲地“呱呱”欢叫,此起彼伏。清澈见底的河水里小鱼儿、小蝌蚪们自由自在地畅游,尽情享受着河水带给它们的清凉。这场景吸引了我的眼球,挑动了狂野不羁的童心,我迅即做出了一个鲁莽的决定——蹚水过河,去河水中捉小鱼,摸蝌蚪,让身心享受清凉。

  脱掉了鞋子,挽起了裤腿,我拎着菜篮子准备下河。万万没有想到,我刚抬起一只脚人就失去了重心,出溜一下就滑进了河里。两脚轻飘飘地踩不到河底,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仰去,瞬间便被河水轻轻托上了水面,我来了个大肚漂洋。手中的鞋子还在,菜篮子里的猪草却已经随波逐流,四处逃散了。太阳与我对视着,我吓得不敢再睁眼看它,我恨它害我掉进了河。它还在发威,依然火辣,我的心里却感觉不到它的炽热,倒像沉进了一块冰,拔凉拔凉的。惊慌中的我拼命踢蹬两脚,鞋子、菜篮子也成了我救命的临时“稻草”。我恐惧,害怕我幼小的生命结束在这可恶的清凉里。我拼命挣扎着,歇斯底里般大声哭喊着,“救命!救命。?rdquo;

  我撕心裂肺的喊声被一位大哥听到了,他闻声跑到河边,没顾得脱掉鞋子便一跃跳进水中,急速挥动双臂游到我的身边。他伸出双手将我从水中托起,托着我上了岸。我幸运地捡回了一条命,忙给大哥行了个礼,连连向他道谢。大哥对我说:“谢倒不用谢了,快点回家吧。”

  救命的大哥走了,我拎着空空的菜篮子,重新返回到野地里去薅猪草。当我挎着装满猪草的菜篮子走过小桥,走回到家中的时候,母亲看到我的头发、背心、短裤都沾着泥水,便心疼地说:“看被太阳晒的。来,妈奖励你一块西瓜。”我从母亲手里接过西瓜,委屈的泪水围着眼眶打转转。我怕被母亲发现端倪,赶忙低头去啃西瓜,西瓜皮遮挡了我的眼泪,瞒过了母亲的眼睛。

  那一次水中脱险过后,我再也不敢下河、下海享受清凉。这桩“大肚漂洋”的清凉秘事也一直保守到今天,但我心里一直记得那位大哥——我的恩人,如果没有他也许就没有今天的我。

小链接
  马福春,笔名闾凌宜人。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、辽宁省散文学会会员、锦州市作家协会会员、《江山文学网》签约作者、《散文在线》签约作者。在今日朝阳网、《中国地名》等网(纸)媒体上发表散文、小说、诗词作品若干。曾获得《盛京文学网》冬季赛小说奖,第一届辽宁微篇小说协会《夏韵》文学大赛散文金奖。

  [责任编辑 赵盼]

好名声网

【本网声明】


网站首页